农业农村部:确保完成全年生猪稳产保供各项任务


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插管

2月26日,他的呼吸频率不快了,心率也从最快的105降到了90,血气分析氧合指数大于200mmHg,都是好兆头,当天转出监护室,改成鼻导管吸氧。

很多时候,怕什么就来什么。王强逐渐出现血氧下降,吸氧流量在不断提高,从鼻导管吸氧过渡到了面罩吸氧。虽然血氧在变差,他的呼吸困难症状却一直不那么明显,所以王强总是一副蛮不在意的样子,叮嘱他绝对卧床,他却总把监护和吸氧管摘掉跑去上厕所,吃饭有时候也不戴。

2月21日,在面罩吸氧流量达到10L/min时,他的末梢血氧仅仅90%。这相当于在面罩吸氧最大的情况下,还是呼吸衰竭的状态。于是,从面罩吸氧又升级到了经鼻高流量吸氧模式,这是有创机械通气前的一种较高级氧疗手段。

他的呼吸困难依旧不是非常明显,但是慢慢地,他变得沉默了许多,不那么爱说话,不再提问。

王强与张健  受访者供图

因为不安,我背着王强拨通了他妻子的电话,这是疫情期间特殊的交流方式,患者和家属从未见过我们,只知道我们的名字。在交代了他的情况并不好可能随时需要插管后,是长久的沉默,随后王强的妻子难掩哭腔的和我说:

“你基础有甲减,甲减的患者容易合并高血脂,在重病期间更容易出现脂代谢异常,你的结果只高出标准值一点,注意饮食,定期复查就行。”

3月1号复查CT,影像学好转,之后每天他都会有新变化,逐渐下床活动,开始呼吸功能训练,呼吸费力越来越不明显,最终消失。

相识33天的“生死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