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子:有健康码就证明没被感染?我自己都不知道


问:其他控制措施呢?例如,中国在商店、建筑物和公共交通车站的入口处积极使用温度计。

问:直到1月20日,中国科学家才正式表示,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存在人传人。你觉得,为什么中国的流行病学家很难发现它是人传人的?

对于像小莫这样的学生而言,疫情使他们的学业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3月中旬,我本来有一场考试的,结果因为疫情影响推迟了,目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补考。”

“以我个人为例,虽然我现在学分已经修得差不多了,本来原计划是明年初毕业,今年现在这个时间去申请实习。但因为疫情影响,实习计划可能比较难完成了。”

从目前来看,德国应对疫情的举措,还没有“松绑”的迹象。3月27日,默克尔表示,德国的部分封锁及其他限制措施还将持续一段时间。目前,德国的确诊病例大概每5天就会翻倍,只有确诊病例增速放缓到每10天翻倍,才有可能考虑放松目前的管控措施,“目前,还不是谈论放松这些举措的时刻”。

中国驻德国大使吴恳3月30日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德国极低的病死率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德国的核酸检测能力在不断提升,目前每周可以检测30-50万份,接下来将提高到每天20万份。检测人群不断扩大,就可以早发现、早隔离,切断感染链。另一方面,“德国的重症监护病床数量还是有保障的”,除了医治本国重症患者外,近日还接收了一些法国和意大利的重症患者到德国救治。“可以说,德国的医疗系统目前尚有一定承载能力。”

本来应在4月20日开学授课的达姆斯塔特工业大学,最近下发了将进行网络教学的通知。3月31日,小莫接到教务处的邮件称,4月20日至6月1日期间,学校计划开展网络教学,能在网上进行授课的课程一律通过网络,必须线下进行的实验及研讨会等,此后再通知如何进行。

作为一名中国在德留学生,小莫目前还“坚守”在德国的达姆施塔特。从去年12月底开始关注国内疫情,到如今的欧洲新冠肺炎疫情大暴发,小莫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4个月来,他在德国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达姆斯塔特工业大学学校餐厅目前处于封闭状态。受访者供图

我们绝对还没有群体免疫。但我们正在等待抗体测试的更确切结果,它能告诉我们有多少人真正被感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