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外务省:宣称要制裁 蓬佩奥令朝失去对话意志


“直到3月中旬,感觉周围才有了一点紧张的气氛。甚至医院一些医生也只说这次疫情只是大型流感。”一位美国留学生对21新健康记者说。

考虑到医疗物资的紧张现状,3月18日,美国联邦政府搬出了因1950年朝鲜战争而设定的《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授权美国总统在战争和紧急状况下可以直接下令私营企业满足国防需求订单;由政府机构来分配原材料和人手,推动和优先保证战备物资生产;政府可以实施价格管控,禁止民间囤积物资和涨价。

同时,健康时报记者留意到,网上流传了一份《河南省漯河市新增1例新冠肺炎本地确诊病例的调查报告》。根据该流传的信息显示,确诊的一例王某,59岁,是漯河市图书馆的保洁人员,3月24日晚出现头痛,25日出现全身疼痛,3月26日晚到漯河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就诊。

“28日下午17:47,平顶山市郏县疾控中心发密切接触者协查函给漯河市,函告漯河市“3月28日我县报告1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张某某,经流行病学调查,张某某1名密切接触者为贵市居民”。28日20:00王某娟被诊断为确诊病例隔离治疗。”

兴许是联邦政府将各州政府的“抱怨”听进了“耳”里,3月24日,自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联邦政府首次动用《国防生产法》采购了约6万个病毒试剂盒。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署长彼得·盖纳表示,美国联邦政府还计划采购5亿个口罩,采购合同中也将纳入《国防生产法》的一些规定。

没有联邦政府的有力管控和统一调配,各州的争夺尽显“散装”特色,州和州、州和国之间都有可能成为医疗物资争夺赛的对手。而更令州政府担心的是,强大的卖方市场下医疗物资将会“涨”声不断。

纽约州长科莫对于当地疫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向联邦政府请求支援三万台呼吸机不果后,终于在周二的新闻记者会上“大吐苦水”,对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隔空喊话”,指责联邦政府在调动医疗物资上不力。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更是自3月19日起,一连3天在发布会上质问美国总统:“你没有运用政府的手段,你一直在犹豫”;“你只是看着,等着”;“任何负责任的总统,都会和我们沟通如何处理疫情”。

全球性的疫情暴发,也让多个国家同时出现了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美国也不例外。

根据漯河市卫健委每天发布的政府信息通报显示,自2月19日漯河市新增一例确诊病例后,此后已经连续37天无新增病例。

联邦政府甚至因此招致美国医院协会、美国医学会和美国护士协会的“警告”。这些机构日前联合致信白宫,敦促政府动用《国防工业生产法》,以紧急提升医用物资生产能力。他们在信中警告,在美国最早出现社区传播的地区以及其他许多区域,N95口罩、防护服、外科口罩、护目镜、重症监护病房设备等物资消耗迅速,现有补充并不能弥补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