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民窟已有确诊病例 WHO:这国将决定人类抗疫胜负


他认为,改变亚裔被攻击的做法,是更积极地热爱美国,为美国做贡献。他还特别提到要学习二战时的日裔美国人那种积极参军报效美国的精神。

在耿直哥看来,这才是新冠疫情之下的美国,对亚裔的那种种族主义情节的由来。这种歧视歧视的本质,是美国的那些当权者,那些特权人群和组群,在将他们的无知与傲慢所造成的恶果,推卸给别人,这样他们就能继续高高在上地自欺欺人了。截至当地时间4月5日14时,巴西全国共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1130例,比昨日新增852例,全国累计死亡病例486例,死亡率为4.4%。 

(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华盛顿邮报》的原文)

然而,他的文章不仅在亚裔群体中引起了强烈的争议,更遭到了日裔美国人的抨击。

可当美国的疫情纸包不住火了,彻底暴发之后,美国政府和总统特朗普立刻改口,将他们的失职立刻都怪给了中国,更一度将新冠病毒说成是“中国病毒”。这种夸张的翻脸幅度甚至让美国媒体都觉得讽刺和荒诞。

巴西民意调查机构“页报数据”(Datafolha)近日对1511名巴西民众进行了小范围的电话采访,调研结果显示59%的巴西民众不希望总统博索纳罗辞职,而支持总统辞职的比例为37%。

“要证明我们是解决问题方案的一部分。我们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他写道。

然后,杨安泽就表示他已经很久没有过的一种感觉突然涌上了心头,那就是对于自己身为一个亚裔“有点羞耻”。

(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华盛顿邮报》的原文)

(截图来自NBC新闻网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