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18岁少年留遗书在嵩山跳崖 救援队已找到遗体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警察都病了,谁来维护社会治安?近日,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重创美国各执法部门,一线警员患病甚至死亡的消息不断传出,引发一定程度的社会恐慌。作为疫情最为严重的城市之一,纽约市日前已有3名警务工作者不幸离世、逾4000多人染病,警力匮乏对这座疫情中的危城构成新的安全隐患。

疫情爆发的另一个后果,是遗体从医院到殡仪馆,再送往最后安息地的过程变得复杂而缓慢。“我们现在陷入了困局中,”马尔默说道。“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我们同样处在一个未知的领域。”奇斯曼解释道,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新冠病毒的测试速度,尽管纽约已经加快了速度,但他说仍然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得到结果,拿到死亡证明,然后获得火化或埋葬遗体的许可。

有一个家庭的故事让他记忆深刻。“他们失去了一个7岁的孩子,他从牙买加到纽约接受特殊治疗。”他讲道。男孩去世后,他的母亲想让儿子回到故乡安息,但她甚至无法买到一张回程的机票。“我告诉她,我会把孩子的遗体一直保留,直到事情得以解决。”马尔默说。

抵达医院后,一名工作人员在入口处接受了体温检测,随后进入了办公区域,与医院人员对接,告知要接走放在太平间的遗体。

令人心碎:无法完成的悼念 难归故里的遗体

3月22日,纽约市政府已下令关闭了所有非必要的经营活动,殡仪馆并不在其中。Daniel J. Schaefer殡仪馆正式开门前,工作人员已经戴上了N95口罩和手套,做好了准备工作。上午9点一到,办公室的电话立刻开始响个不停,很多家庭不断打电话寻求帮助。与纽约的其他殡仪馆一样,所有人都在努力应对着疫情带来的挑战,一名员工表示,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工作12个小时,不停为造成的混乱与不便向客户道歉。

确认身份无误后,马尔默和同事便将装着尸体的袋子搬运进车厢,随后出发前往殡仪馆。抵达殡仪馆后,一个隐藏在地板上的气动升降机将遗体运到了地下室。在这里,马尔默将对遗体进行防腐处理,为葬礼做好准备。

在一个普通平常的工作日,“临终关怀”从业者帕特里克·马尔默需要负责处理大约40具遗体。而如今,结束一整天的工作后,还有大约143具遗体等待着他去处理。

与此同时,火葬场目前没有足够的停尸房存放新运来的新冠肺炎死者遗体。马尔默公司所在的地区只有四个火葬场,如今全被“压垮了”。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说,他们必须挨个和火葬场确认,按照规定时间安排,基本上火葬场会从车里直接将遗体接走进行处置。

每天不停歇地工作 遗体运输车常“满员”